<object id="xiqhh"></object>
    1. <output id="xiqhh"></output>

        <var id="xiqhh"></var>

          <code id="xiqhh"><object id="xiqhh"></object></code>
            <acronym id="xiqhh"><wbr id="xiqhh"><meter id="xiqhh"></meter></wbr></acronym>
            <listing id="xiqhh"></listing>
          1. <acronym id="xiqhh"></acronym>

            情緒

            受歷史文化教育和父輩情感的宣泄,以至于作為80后的我這一代也深深切切的厭惡著日本這個國家,要是真的問厭惡他們什么,我只能說侵略戰爭中的道德底線,領土紛爭中的愛國情懷驅使和對他們變態社會觀的歧視。雖然我們這一代沒有經歷過戰爭,但早已通過各種影像資料和網絡渠道了解了那場戰爭,無論國家是否有所傾向性的再教育,這些也足夠讓我們對日本的民族仇恨根深蒂固。近幾年又不斷上演的釣魚島、慰安婦、靖國神社等等一系列領土主權、歷史、政治問題就像警鐘長鳴一般時不時的加深仇恨的根基。在當下網絡發達的時代,我們通過各種渠道了解了日本那些我們認為變態的社會觀產物,比如AV女優的合法性、男女共湯浴、各種變態的性愛宣傳教育方式,恕我無知,真的不懂所謂發達國家、文明國家的社會觀。



            惡搞靖國神社


            好奇

            拋開所有國家、民族、歷史的牽絆,其實日本對我來說充滿了好奇。我一直特別想知道在那樣一個小小的彈丸之地,資源極度匱乏的島國,一手發動了一場世界大戰,另一手創造了二戰后世界最大的經濟奇跡,唯一一個被原子彈轟炸的國家,人民是如何生活的?他們的變態社會觀是否與這些有關?他們真的很文明嗎?記得在一本書上看過記錄日本9級地震及海嘯的文字,上面有一句話寫“巨災后的日本人,展現出了超乎想象的自制力和自愈力。”有一個對話情結是這樣的:一位災區的老伯伯被營救出來,面對記者只揮手說:“沒關系,沒關系,再重建就好。”猶如一只受了傷就用舌頭安靜舔著傷口的貓,不出聲,安安靜靜地,舔舐傷口,讓傷口慢慢愈合。由于自己也算經歷過5.12汶川大地震,所以我常常會去設想這樣的場景,并把那位日本老伯伯的反應和當時四川人面對災難時的反應對比,后來我真不敢想象如果那位老伯伯的反應是真實的,并能代表著絕大部分日本人的反應的話,那么日本將是一個多么可怕的國家。希望沒了就創造希望,也是一種希望,好死不如賴活著,還能賴活的如此精致。




            日暮富士山



            保護歷史

            政治我看不懂,不知道真的還是假的,都說日本人不承認歷史,想推翻歷史。唐代是中國的歷史也是傳授文化到日本的歷史,在日本我看到了唐代的歷史被尊重,被保護,被傳承;茶道是中國的歷史到宋代才流傳至日本,而在日本我看到了茶道的發展被重視,被弘揚,被傳播;還有書法顯而易見是中國的文化,就連日本書法家們都謙遜地稱中國為“娘家”,同樣在日本我看到了書法的文化被發揚,被沿用,被賦予了更多的可能性。這些共同的歷史元素為什么在泱泱大國中國的土地上變得越來越稀薄,難道擁有960萬平方公里14億人口的傳播力還不如一個區區37.8萬平方公里1.27億人口的傳播力?學過數學的都懂一個名詞叫“質量”,那么質量/數量=?是“單個質量”。說到這我也不禁自問,就保護歷史的分數上我有沒有拉低單個質量的平均值?雖然自己歷史學的不好,但從事設計工作以來,多多少少保存著對中國歷史文化的興趣和研究,不敢說做了多少傳播和傳承工作,至少在我這沒走樣,所以看者勿噴,就算無功至少無害。




            奈良唐招提寺(鑒真和尚東渡日本后親手修建)


            念念不忘

            從學習設計開始就接觸到了日本,記得在學校里老師常常會找國際知名設計案例做分析教學。那時我看到的日本設計完全看不懂,覺得簡單,不!是簡陋,例如一張海報上僅有一滴墨印,一個建筑上只有一個圓形的窗之類的。但就是那些我認為簡陋的設計卻一直留在我的腦子里,甚至后來讓我對日本設計的風格有了標簽性的認知,它區別于其他所有國家的作品,孤立不隨和。后來進入設計界后,也對國內一些知名設計大師的作品仔細研究,發現中國的設計被日本影響很大,也許我這話說反了。更準確地說應該是中國和日本很多共同的歷史文化元素被日本設計的更為突出,有特點,并傳播的更好,乃至于到今天,中國的大部分元素符號被日本的設計貼上了日本的標簽并模糊了中國人自己的雙眼和認知。這讓我看到了藝術的力量,它不亞于宗教,它的傳播力完全取決于人類最基本的獨立認知而且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影響,就像我和我身邊的朋友,嘴巴上說日本人這不好那不好,但又沒骨氣的通過一次次的消費選擇推翻了自己,最后放下國家情懷說一句“不得不說人家做的東西是比中國好”。




            安藤忠雄作品《光之教堂》



            草間彌生美術館


            必有回響

            幾年前工作中,有一次與日本建筑大師黑川紀章團隊合作的機會,我作為成都方的設計代表與日本設計方進行了緊密的合作,在過程中第一次深切了解了日本設計師團隊的工作方式和態度,他們對細節的重視程度出乎我的意料。記得一次概念方案討論會上提出某種材料的尺寸問題,他們居然為了小于1公分的誤差可能性提出飛去1500公里外的廠家再次核對,我們當時吃驚到天際的說他們“軸”。




            黑川紀章作品《中銀膠囊大樓


            藝術傳染病

            變態的社會觀造就出了極致的藝術形式,它深入到日本人們的血液里,并像傳染病一般瘋狂的傳播至全球。在日本街頭你會發現藝術美學隨處可見,服飾、路牌、店招、景觀、建筑等,好像隨便拉一位街上的大媽都是學過設計的一樣,他們天生對藝術的鑒賞能力和創造能力讓我吃驚。連街邊吃碗面都要給你擺放的漂漂亮亮干干凈凈,像我這種有微強迫癥的人在日本體會到了逆天的舒適感,下面看看他們傳染病大咖的作品相信大家都認識。



            草間彌生作品《LV專賣店



            《三宅一生品牌專賣店



            佐藤大作品《曼谷siam discovery


            隈研吾作品《福岡縣星巴克




            原研哉作品《日產概念汽車


            山本耀司作品《Y3黑武士


            黑川雅之作品



            取之有道

            下面想說說我要學習他們什么。在情緒之外,我想取之有道。


            “小軸”

            大軸是固執、偏執,小軸則是堅持、有主見,上文他們的軸就是例子,至少軸讓他們成為世界一流的設計團隊。


            匠人精神

            東京銀座七町目一家壽司店的老板,從18歲開始做壽司到現在50歲,仍然堅持自己切魚片,不是因為他請不起員工,而是一種精神支撐著他,現在這家店全球知名,品牌分店遍布亞洲。


            大取與小取

            要說日本人沒有野心誰也不信,細水長流的野心威力才巨大。一時大賺不如長期小賺是日本商人經營的理念,也是日本商品長期受國際市場歡迎的重要因素之一。


            化繁為簡與變簡為繁

            仔細觀察發現,日本人擅長把復雜的事情和事物簡單化后表現在結果上,在設計上體現得最為明顯,作品通常簡單而寓意深遠。但在過程中卻截然相反,抱著比需要的還多做一點的態度不斷做著各種可能性的嘗試。


            危機意識與享樂主義

            由于天災頻繁導致日本人從城市建設到工作生活的習慣都極具危機意識,首先道路橋梁及房屋修建一切都為避難安全而設計;其次工作生活方式中也體現出來,時刻提醒著自己不努力不上進現有的生活將轉瞬即逝。這些先天不足的條件同時造就了一個及時行樂的日本生活理念,年輕人從來不存錢,較少人買房,優越的國家福利下也不愿生育;老年人不幫子女帶孩子,老了住養老院,旅游;對下一代的教育方式理性不寵溺,從小灌輸危機意識培養獨立人格。


            撰文:張凱鋒


            原創文章,歡迎分享,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ZHANG KAI FENG Architectural Designco.,ltd Sitemap 蜀ICP備16018146號 Back to Top
            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