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xiqhh"></object>
    1. <output id="xiqhh"></output>

        <var id="xiqhh"></var>

          <code id="xiqhh"><object id="xiqhh"></object></code>
            <acronym id="xiqhh"><wbr id="xiqhh"><meter id="xiqhh"></meter></wbr></acronym>
            <listing id="xiqhh"></listing>
          1. <acronym id="xiqhh"></acronym>


            如今,信任已不是一種普通的態度表現,它已成為了一種除三觀后的第四觀,叫信任觀。其中分為主動信任和被動信任,比如:你信任什么人、信任什么事、信任什么渠道、信任什么感情,被什么人信任、值得什么人信任。


            安東尼·葛姆雷作品《在別處》(1997),而今永久安置于利物浦的海岸


            被動信任

            被動信任就是你的人品、技能、感情、財力等等值得什么人的信任。細想一下,自己每天做的事情其實都是在被動的滿足著被人信任的各種籌碼中度過。上學時期貪玩成績不好總覺得辜負了老師的信任、畢業后進入社會找工作總覺得不能辜負父母良苦用心教育的信任、工作中不想辜負老板上司的信任、戀愛和婚姻中不想辜負對方的信任、家庭中不想辜負孩子的信任、老了同樣不想辜負子女后代的信任,老師不想辜負學生的信任、醫生不想辜負病人的信任、警察不想辜負老百姓的信任。這些通過自己努力證明和積攢起來的信任背后有太多太多的血汗淚,直接或間接的維持著自己生活中搭建的信任堡壘。有些信任被稱為累積信任,有些被稱為即時信任,現在的國家公共信任體系也越來越完善,銀行貸款看信用、出國旅游看記錄、法律責任看前科、甚至馬云弄了個芝麻信用直接當錢用。以前覺得用錢可以買到信任,現在反而用信任可以換來錢,其實這些信任就是自我約束,自律是自由的道理放在信任觀上同樣適用。


            下面說說設計行業中我體會到的被動信任的力量和價值。可能設計行業用市場交易的法則去定義它就是信任=金錢,首先設計不是一個具象的事物和產品,你無法通過非常直觀的方式在談判期間就能展示出用視覺或觸覺達到的即時信任。所以累積信任就變的尤為重要,累積信任包括了你長期以來做的設計案例,積累的專業知識,在業內和客戶的口碑等,換一句話說,累積信任是設計行業前行的唯一途徑。記得8年前自己做過一個項目,是給成都市主要街道設計公共垃圾桶。通過展示學歷及以往其他設計作品作為累積信任的基礎篩選出10名設計師,再通過有償比選的方式作為即時信任的結果選擇一位設計師。我用以往的設計作品順利的通過了累積信任的第一關,后來為了不辜負這種來之不易的累積信任帶來的機會,在一周的時間里,我做了30多個不同的方案,然后在其中逐一篩選,最后用一個方案獲得了競標成功。這其中我感受到了不辜負信任就是不辜負自己的無形力量,其實這就是信任觀。


            主動信任

            主動信任是指你愿意信任什么,這包括人跟事或某種觀點。比如:我生來就信任我的家人,后來信任我的朋友,信任我的上司和老板,信任我的員工,信任他們說的事情,信任他們某些觀點和認知。有些主動信任是無理由的,當你無法選擇沒有退路時只有選擇信任,后果則聽天由命。有些主動信任卻是可以選擇的,用自己的經驗和認知去判斷,通過已構成信任堡壘的家人和朋友身上尋求共鳴達到主動信任的制衡點。所以從哲學的角度分析主動信任的成功失敗比例,應該是由可主動信任的對象數量和自己認知的質量決定的,多社交更多需要主動信任的備選對象,然后不斷提高自己的認知預判能力,并有一批認知力不差的信任伙伴出謀劃策,那你的成功率當然就很高了。當這些被我所主動信任的人達到了我的預判值,并能一直堅守著我對他們的信任準則,維護著這份信任堡壘時,我會覺得如釋重負,欣慰且心安。其次就是對自己的信任負責,我會對他們付出很多無形的代價不斷加深和加固這份信任,維護這座堡壘的堅固性,隨之會渴望著對方也同樣信任自己,相互信任變得非常難能可貴,在這個微妙的信任觀中良性循環著,相互制約并相互依存。


            我的工作中,我會選擇性的信任我的客戶,這種選擇的準則更多的是他首先是否信任我。因為在累積信任中存在一定的風險性,他愿意冒著這種風險選擇信任我,則是我無條件信任他的巨大籌碼,他冒的風險越大,我就越不能辜負這份信任。所以我的每一個項目,都是一個個冒著風險選擇信任我的甲方付出的結果。我完成每一個項目時,時時刻刻都在維護著這份相互信任的堡壘,這些一座座小的堡壘不斷擴大蔓延構成一片片信任的城市,組成更大更深的累積信任。又是這些累積信任給了我更多工作的動力和目標,更多的不辜負和自信。從他們身上我還學會了冒險精神,選擇什么樣的人去冒多大的風險信任他,并可以通過這種冒險信任激發對方的責任心和潛力,當自己投入的冒險信任得到預期豐盛的回報帶來的幸福感和成就感時,發現自己從中得到的快樂不亞于對方。所以漸漸的我學會了大膽的去選擇信任我的員工和合作伙伴,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并一同構建屬于我們之間的信任堡壘。


            安東尼·葛姆雷作品《北方天使》(1998),蓋茨黑德,英國最大的雕塑


            信任毀滅,認同危機

            每個人天生是平等的,一生中可透支的信任是有限的,當一個個自己親手搭建的信任堡壘被自己或對方損毀并拋棄時,自負、自責,逃避等所有的負能量都會一涌而出,后果輕者體現出懶惰、拖延、破罐子破摔的消極情緒,嚴重者可能以點蓋面,懷疑自己懷疑別人、懷疑社會、懷疑人生,最后走上極端。


            設計行業中有很多具有一定誘惑力的潛規則,也是信任毀滅的源頭,相信這些已成為所謂公開的秘密。設計師的灰色收入不菲,主要來源于材料商的大額回扣,設計師利用甲方對其累積信任的機會在設計中暗箱操控特定了一些小眾且高額回扣的材料,已設計效果為名要求甲方按指定型號采購從而獲利。相對聰明的設計師最后可能即當了婊子又立了牌坊,獲得了甲方的認可同時獲取了大筆利益,當然這種還有情可原,至少達到了效果,至于甲方多花了點冤枉錢也就認了。可最為可惡的是現在有很多設計師不但設計水平非常土鱉,運用材料倒是非常土豪,以“只選貴的不選對的”作為唯一采購準則,打著專業的幌子大手大腳幫甲方揮霍浪費,還不停的往自己腰包里竊取。這些行為在我看來是以最為短平快的方式將信任折成金錢的手段,可能靠這個手段可以獲取一時的利益,但最終你的信任觀何去何從?你的設計價值又如何提升?


            自己當過婊子也立過牌坊,為了得到信任和可操控的機會,甚至降低成本低價接單,用報復的心態在材料中狠狠的挖甲方的墻角。從業10余年中,曾與各色甲方和材料商茍且偷生,漸漸失去了底線,玩起了信任游戲,先在此為過去的自我檢討。就在2年前,一個客戶通過朋友的推薦找到了我,請我為她設計一套辛苦打拼多年積攢起來的三居室房子,她冒險選擇口碑式累積信任了我。在設計中她非常尊重我的一切構想,并一次次從并不算寬裕的超標經費中支出用來滿足設計效果。后來我看到了由于超出預算過多給她帶來的焦慮和無奈,我內心折射出了前所未有的一種內疚感。經過內心反復的掙扎后,我做個一個大膽的決定,把材料商給我的材料回扣全部退還給了她,但為了尊重材料商的權益并沒有告知她是哪個品牌。這個結果讓她大吃一驚后沉默了許久,模糊了雙眼深深的對我舉了個躬說了聲謝謝,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種坦誠的快樂,一種維護信任的快樂,一種遵守職業道德的快樂。(在此就不公開她的項目照片了)現在自己學會了用相互信任作為職業道德的標準,不斷建立著一個個讓自己內心平靜又充滿快樂的信任堡壘。


            信任金換不換?是個公眾話題,各行各業都會涉及,以上純屬個人觀點,不求任何人打call。



            2017年/冬攝于:上海龍美術館(西岸館)

            安東尼·葛姆雷中國首展:靜止中移動


            安東尼·葛姆雷作品《臨界物質II


            安東尼·葛姆雷作品《走廊


            安東尼·葛姆雷作品《爆發II


            安東尼·葛姆雷作品《呼吸的房間IV [RIO]



            安東尼1950年生于倫敦,完成在劍橋大學三一學院的學業后,曾在印度行歷三年,之后回到倫敦,先后進入金斯密斯學院的中心藝術學校和斯萊德美術學校深造。在其藝術生涯中,葛姆雷一直以自己的軀體作為原型,并以此為出發點探索軀體與其寓居的空間之間的關系;在此期間他通過雕塑藝術形式創造了過去二十年來最富雄心壯志,最為人認可的部分作品,包括《土地》、《北方的天使》以及最近為格林尼治千年穹創作的被過濾廣告 《量子云》。


            當代著名雕塑藝術家/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


            撰文:張凱鋒


            原創文章,歡迎分享,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ZHANG KAI FENG Architectural Designco.,ltd Sitemap 蜀ICP備16018146號 Back to Top
            11选五